当前位置首页 >> 无所作为 >> 正文

中国马拉松的黑色生意:独享奖金 操控赛会纪录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9-12-25

中国马拉松的黑色生意:独享奖金 操控赛会纪录

2014年,仅在中国田协注册可查的路跑赛事数量就达到50场,其中包括26场马拉松、10场半程马拉松、2场超级马拉松和12场十公里与趣味赛(数据截至中国田协2014年10月份发布)。从历史最悠久的北京马拉松到人数最多的厦门马拉松,再到服务最完善的上海马拉松,以及种种崛起的二线城市比赛,马拉松在中国遍地开花,成了高端、时尚、流行的代名词。

陶绍明,前中国国家队长跑教练,如今的中国头号马拉松经纪人——在中国当下的马拉松热潮中,他把它做成了一笔成功的“黑色生意”。依靠旗下“圈养”的80名非洲运动员,陶绍明垄断了不少马拉松赛事的前三名,甚至可以操控北京马拉松这样王牌赛事的赛会纪录改写与否,当然,随之而来的还有背后的奖金链……

打造产业链 意大利医生混成总统座上宾

在马拉松经纪人领域里,陶绍明虽是国内先驱,但在世界舞台上他仍然是个后来者。国际田联注册经纪人中,几个精英几乎垄断了整个马拉松顶端的生态链,意大利医生罗萨就是其中一个。

上世纪80年代初,罗萨来到肯尼亚,以“圈养”的方式招揽了一批极具长跑天赋的黑人,随后把他们带回欧洲,为他们聘请专业教练,加上罗萨自己具备的人体生物知识,一群在全世界各地抢夺马拉松奖金的“机器人”就此诞生。

毫不夸张地说,近些年来,这个地球上所有的马拉松奖金几乎都被黑人领走了,在中国也不例外,有不少黑人运动员常年辗转中国各地参赛,依靠中国近年来井喷的马拉松热潮赚得盆满钵满。

在肯尼亚,跑步成了一条快速脱贫致富的道路,就像中国的打工潮一样,第一批靠跑步致富的选手都带进了那些由欧洲经纪人打造的训练基地,身藏可怕跑步基因的“原材料”们一个接一个地被送上马拉松职业选手的流水“生产线”,源源不断地向全世界商业马拉松赛事输出人才,一条创造巨大经济价值的生产链条由此产生。

“现在罗萨已经是肯尼亚的大人物,是肯尼亚总统的座上宾。”陶绍明介绍说,类似的经纪人不只有罗萨一个,他们在埃塞俄比亚、尼日利亚等其他非洲国家也有着相似的“生产线”。

管理很严格 选手如果不听话就“没饭吃”

在经济落后、以农耕为主的肯尼亚,一个长跑运动员可以养活一家人。

今年的广州马拉松女子组冠军艾格尼丝·杰鲁图·巴索希奥(2小时31分16秒)便来自肯尼亚,尽管没有跑进规定的达标成绩,无法获得高达4万美元的全额奖,但2.8万8美元的冠军奖金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巴索希奥赛后明确表示,自己会把这笔钱拿回老家买房子买地买牛买粮食种子,多余的则留给家人以补贴家用——不难看出,在肯尼亚,长跑人才蜂拥而出是有其特殊背景的。

与中国的体育制度不同,大多数职业马拉松选手不归协会和教练管辖,真正管理他们的是经纪人。

经纪人是职业赛事的选手供应商,而运动员依靠经纪人来安排比赛,经纪人是串联起职业比赛的关键链条,因此在职业马拉松圈内,没有经纪人的运动员很难生存。

以拿到两届广州马拉松亚军的切里莫(2012年和2013年)为例,他是陶绍明旗下的签约运动员,有一段时间不服从管理,陶绍明将其“流放”回肯尼亚国内,不与其联系、不安排比赛。整整半年时间内,没有一家赛事公司邀请切里莫出外参赛,他没有一分钱收入,后来不得不低头再度找到陶绍明。

“当时我也很大方,他提出要带着自己的表弟入行,他的表弟实力其实很差,但我为了对和他继续合作表示欢迎,用自己的资源为他的表弟争取到了几场比赛做‘兔子’(马拉松定速员,和参赛者们一同起跑并依照固定的速度前进,帮助跑者了解自身速度,不至于过快或过慢于预设时间)的资格,他的表弟也因此赚了不少钱。”切里莫也最终服从了陶绍明的训练和管理。

能量很巨大 一手操纵打破北马赛会纪录

身为马拉松经纪人,陶绍明的能量非常大,垄断国内一些比赛的前三名只是小意思,更夸张的是,他甚至可以操纵赛会纪录到底要不要被改写……

作为中国历史最悠久的马拉松赛事,同时也是国际田联全球八大锦标赛之一,北京马拉松的地位毋庸置疑,但近些年来随着国内类似比赛越来越多,赛会组织者有了危机感。2013年,为了突破尘封了27年的赛会纪录,北京马拉松工作人言找到了陶绍明,后者当仁不让地接下了这个任务。

“实际上,高水平教练甚至经纪人对自己家运动员的成绩是可以做到精确预测的。”陶绍明很清楚,在整个马拉松精英圈里有哪些人具备破纪录的水平,他早早地找到了这些选手的经纪人,表明了合作的意向,“我和他们接触,让他们把运动员带来北马,把破北马纪录作为共同的目标去安排各自运动员的训练计划。”

谁也不是傻子,破纪录是向人体极限发起的挑战,提高速度必须掌握好体能分配,加速的同时也要冒着体能不支的风险,为此陶绍明做出了牺牲“自家人”的决定。在比赛最后阶段,陶绍明指挥自己的选手拉速度,带领着第一集团和北马纪录线竞速——最终,2013年的北马前三名(沃尔德格贝里尔,2小时7分16秒;基普耶戈,2小时7分19秒;基普库加特,2小时7分20秒)的成绩都突破了之前的赛会纪录,组委会以及所有参与的国际经纪人也得到了各自最满意的结果。

尽管陶绍明旗下的运动员最终无缘前三,但牺牲了一小部分利益,却为他赢得了圈内人士的极好评价,也为他在中国马拉松赛事圈内迈出了扎实的一步。这种多赢的模式在全世界的马拉松赛事中极为普遍,在商业化、市场化环境下,合作互利维持着职业马拉松生态系统的平衡,而经纪人则处于这条生物链的顶端。

据中国青年网

    点击查看更多体育新闻遗传性癫痫的症状有什么?癫痫能治愈吗武汉中医治癫痫病

友情提示:
此文是互联网转载内容,本站只进行转载发布,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我们联系,我们会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